索引号
题材分类 经典案例
发布机构 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发布时间 2020-02-26
文号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某保洁公司未依法为曹某缴纳社会保险案

2020-02-26 09:30 点击:

曹某于2015年3月21日进入南充市某保洁公司担任项目主管。工作期间,曹某多次向公司申请购买社会保险,但公司以各种理由推脱,至今仍未购买。曹某在2019年4月中旬再次向公司提出补交社保一事,公司直接拒绝,因公司长期未为职工缴纳社会保险并经常拖欠工资,曹某在2019年5月3日向公司提出辞职申请,并在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请求裁决:1.南充市某保洁公司立即为曹某补缴2015年3月21日到2019年5月3日期间的社会保险;2.南充市某保洁公司向曹某支付因未缴纳社会保险、未及时发放劳动报酬而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18000元。

本委经审理查明:曹某于2015年3月21日进入南充市某保洁公司任项目主管一职,工资4000元/月,以现金形式发放。南充市某保洁公司未与曹某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也未缴纳社会保险。2019年5月3日,南充市某保洁公司与曹某结清2019年3月-5月的工资,曹某便提出离职,之后未到南充市某保洁公司处继续工作。

上述事实,有庭审笔录、当事人陈述及相关书证为凭,证据确凿,足以认定。

对于曹某提出的要求南充市某保洁公司补交2015年3月21日至2019年5月3日期间社会保险的请求。南充市某保洁公司在庭审时认可没有为曹某购买社会保险的事实,并称曹某每月4000元的工资中包括3500元的基本工资和500元的福利,该福利就是社会保险补贴。本委认为,虽然曹某提交的部分工资表显示,基本工资栏中备注有“福利”或“含福利”字样,但其并未注明是给曹某发放的社会保险补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二条的规定:“社会保险基金按照保险类型确定资金来源,逐步实行社会统筹。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五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用人单位应当自用工之日起三十日内为其职工向社会保险经办机构申请办理社会保险登记。未办理社会保险登记的,由社会保险经办机构核定其应当缴纳的社会保险费。”用人单位负有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的义务,且社会保险费应当由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共同缴纳至社保经办机构,并非直接支付给劳动者个人,南充市某保洁公司不能以向曹某发放的福利系社会保险补贴为由,拒绝为曹某缴纳社会保险费。因此,南充市某保洁公司应当为曹某补缴2015年3月21日至2019年5月3日工作期间的社会保险。

对于曹某提出要求南充市某保洁公司支付经济补偿18000元的请求。根据庭审查明的事实,南充市某保洁公司于2019年5月3日才支付2019年3月-5月的工资,拖欠工资、未缴纳社会保险的情况属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用人单位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劳动者可以解除劳动合同:(一)未按照劳动合同约定提供劳动保护或者劳动条件的;(二)未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的;(三)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的;(四)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损害劳动者权益的;(五)因本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的情形致使劳动合同无效的;(六)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劳动者可以解除劳动合同的其他情形。”本案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应当支付经济补偿的情形,支付标准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的规定:“经济补偿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六个月以上不满一年的,按一年计算;不满六个月的,向劳动者支付半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本条所称月工资是指劳动者在劳动合同解除或者终止前十二个月的平均工资。”曹某在南充市某保洁公司处工作满四年不足四年半,南充市某保洁公司应当向曹某支付经济补偿18000元(4000元/月×4.5月=18000元)。

经本委组织调解,双方未达成一致意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等法律的规定,现裁决如下:

一、在本裁决书生效后十日内,南充市某保洁公司为曹某补缴2015年3月21日至2019年5月3日期间的社会保险。应当由曹某缴纳的个人部分,由曹某自行缴纳,具体缴纳金额以社保经办机构核算为准。

二、在本裁决书生效后十日内,南充市某保洁公司向曹某支付经济补偿18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