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引号
题材分类 经典案例
发布机构 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发布时间 2020-03-26
文号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邓某与某房地产公司解除劳动关系案

2020-03-26 11:06 点击:

邓某于2011年11月23日起在某房地产公司销售部担任形象保安,每月工资1800元。2018年4月11日,邓某接到该房地产公司的人事调令,将其调到安防部工作,每月工资2300元。2018年10月15日,邓某突然接到公司的辞退书。邓某从2011年11月23日进入该房地产公司工作至2018年10月15日,双方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长达7年时间邓某从没有休过法定假。房地产公司突然辞退邓某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房地产公司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的规定向邓某支付赔偿金及加班费等。因此特依法申请劳动仲裁,请求裁决:1.房地产公司向邓某支付违法辞退的赔偿金32200元(2300×7×2);2. 房地产公司向邓某支付7年法定假日的加班费13860元(60×11×7×3);3.房地产公司为邓某补缴2011年12月至2018年10月的社会保险费。

经审理查明:邓某于2012年1月进入某房地产公司经营的销售部工作,担任形象保安。2018年4月11日,邓某接到房地产公司的人事调令,负责小区安保工作。2018年10月15日,房地产公司以邓某“在上班期间两次上班时间睡觉,违反了房地产公司的规章制度”为由对其进行了辞退。邓某在销售部工作时的工资为1800元/月,在安防部工作时的工资为2300元/月。

上述事实,有庭审笔录、当事人陈述及相关书证为凭,证据确凿,足以认定。

本委认为:对于是否应支持邓某要求房地产公司支付违法辞退邓某的赔偿金的问题。本案中,房地产公司以邓某“在上班期间两次上班时间睡觉,违反了房地产公司的规章制度”为由对其进行辞退。首先从房地产公司提交的证据上来看,房地产公司仅能证明邓某在上班期间有一次在上班时间睡觉的行为,无法证明邓某有两次在上班期间睡觉的行为,其对邓某进行处理的依据不充分;其次房地产公司主张依照公司制定的《秩序维护员奖惩制度》第四条第七项的规定辞退邓某,但房地产公司提供的现有证据无法证明邓某已经知晓该《秩序维护员奖惩制度》。综上,房地产公司对邓某进行辞退处理的证据证明力不足,理由不充分,属违法解除与邓某之间的劳动关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第四十八条、第八十七条的规定,房地产公司应向邓某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的赔偿金。邓某进入房地产公司工作的时间因双方均无法提交相关证据予以证明,故本委根据邓某提交的工资流水明细中最早的工资发放记录(2012年2月),将邓某的入职时间确定为2012年1月。截止到2018年10月15日,邓某的工作年限为六年零十个月,其离职前12个月的平均工资为2050元/月((1800×6+2300×6)÷12),故房地产公司应向邓某支付赔偿金28700元(2050×7×2)。

对于是否应支持邓某要求房地产公司支付七年法定节假日加班的加班费的问题。对于该主张,邓某应承担对其工作期间法定节假日加班的基本举证责任,由于邓某并没有出示基本的证据来证明有节假日加班的情形,故对于邓某的该项主张本委不予支持。

对于是否应支持邓某要求房地产公司为其补缴2011年12月至2018年10月的社会保险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二条:“社会保险基金按照保险类型确定资金来源,逐步实行社会统筹。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的规定,邓某2012年1月至2018年10月与房地产公司存在劳动关系,故房地产公司应依法为邓某补缴2012年1月至2018年10月期间的基本养老保险。

经本委组织调解,双方未达成一致意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第四十八条、第八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十条以及相关法律法规之规定,裁决如下:

一、在本裁决书生效后十五日内,房地产公司应支付邓某违法解除劳动关系的赔偿金28700元。

二、在本裁决书生效后十五日内,房地产公司应依法为邓某补缴2012年1月至2018年10月期间的基本养老保险,具体金额由社会保险经办机构核定,应由邓某个人承担的部分由邓某个人承担。

三、驳回邓某的其它仲裁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