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引号
题材分类 经典案例
发布机构 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发布时间 2020-04-17
文号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阙某与重庆某贸易公司劳动争议案

2020-04-17 09:09 点击:

阙某于2012年6月进入南充市顺庆区某服饰专卖店工作,担任营业员,与绵阳某贸易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工作期间,重庆某贸易公司接手了绵阳某贸易公司的相关业务。2017年8月阙某受公司安排到高坪区分店继续担任营业员。阙某工作努力,从未违反规章制度,超额完成了所在门店的各项指标,取得了较好经济效益。工作期间,公司只为其缴纳了16个月社会保险费用,其余54个月未缴纳。阙某与公司的劳动合同于2018年4月履行完毕,没有再续订劳动合同。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阙某提起劳动争议仲裁,请求确认公司与其之间的劳动合同关系已经解除,并要求依法裁决公司向其支付经济补偿17364.87元、7个月的失业保险金9660元,补缴社会保险费24892.44元。  

本委查明:阙某于2012年6月进入绵阳某贸易有限公司工作,在南充市顺庆区某服饰专卖店担任营业员。2016年5月,由于品牌经营调整,重庆某贸易有限公司接手绵阳某贸易有限公司原有市场及业务,负责管理南充市顺庆区某服饰专卖店,阙某继续留在该专卖店工作。2017年8月1日,阙某前往南充市高坪区分店担任营业员,公司与阙某签订了协议,约定公司自2017年8月1日起聘请阙某为营业员,在其品牌店/专柜等从事销售工作,期限为8个月,公司在2017年8月1日至2018年3月31日期间为阙某缴纳了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劳动合同期满终止后,双方未续签劳动合同。  

根据《四川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证据规则》第八条第一款的规定:“因用人单位作出除名、辞退、解除或终止劳动(聘用)合同、支付劳动报酬、计算劳动者工作年限等决定而发生劳动人事争议的,由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本案中,公司未能举证证明阙某的最初入职时间,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责任,故本委按照阙某在申请书中所述的2012年6月计算。根据《四川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证据规则》第七条第一款的规定:“主张劳动合同关系或人事关系变更、解除、终止的一方当事人对引起劳动人事关系变动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公司提出在2017年5月至2017年8月期间阙某与公司劳动关系中断,但在庭审中未提交充分证据证明双方有解除劳动关系的事实,故阙某的工作年限从2012年6月起连续计算至2018年3月31日。 

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的规定:“经济补偿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六个月以上不满一年的,按一年计算;不满六个月的,向劳动者支付半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本条所称月工资是指劳动者在劳动合同解除或者终止前十二个月的平均工资。” 因仅能查清阙某劳动合同终止前九个月的工资,故以此为依据计算出劳动合同终止前九个月平均工资为2646.75元/月((924.51+6950.89+1710+5331.42+2614.04+2548.36+954.91+2008.40+778.21)÷9=2646.75),公司应支付阙某经济补偿15880.50元(2646.75×6=15880.50)。  

阙某因劳动合同终止导致非本人意愿中断就业,符合《四川省失业保险条例》第十七条中享受失业保险待遇的条件,但因公司未为阙某缴纳够失业保险导致阙某无法享受失业保险待遇,公司应对阙某的失业保险待遇损失进行赔偿。根据《四川省失业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的规定“失业人员领取失业保险金的期限,根据失业人员失业前所在单位和本人累计缴纳失业保险费的时间确定:…5年以上不满8年的为15个月…”及《四川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四川省财政厅关于调整失业保险金标准有关问题的通知》(川人社办发﹝2017﹞967号)第一条的规定“从2017年10月1日起,将各地月失业保险金标准由当地人民政府确定的月最低工资标准的70%调整为当地人民政府确定的月最低工资标准的80%”及《南充市人民政府关于调整全市最低工资标准的通知》(南府发﹝2018﹞9号)的规定“调整后全市月最低工资标准,每月1650元(每日75.86元)…本通知自2018年7月1日起实施”,公司应赔偿阙某所要求的7个月的失业保险待遇损失8592元(1380×80%×3+1650×80%×4=8592)。  

根据《劳动法》第七十二条的规定:“社会保险基金按照保险类型确定资金来源,逐步实行社会统筹。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因阙某提供的社会保险个人参保缴费证明显示2013年1月1日至2013年12月31日期间及2014年8月1日至2016年12月31日期间及2017年8月1日至2018年3月31日期间的养老保险已经缴纳,公司应为阙某补缴2012年6月1日至2012年12月31日期间及2014年1月1日至2014年7月31日期间及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7月31日期间的养老保险。  

经本委组织调解,阙某与公司未达成一致意见。根据《劳动法》《劳动合同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四》《四川省失业保险条例》《四川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证据规则》的规定,本委依法裁决如下:  

一、阙某与重庆某贸易公司的劳动合同关系于2018年3月31日确认终止。  

二、在本裁决书生效后十五日内,重庆某贸易公司应支付阙某经济补偿15880.50元。  

三、在本裁决书生效后十五日内,重庆某贸易有限公司应支付阙某失业保险待遇损失8592元。  

四、在本裁决书生效后十五日内,重庆某贸易有限公司应依法为阙某补缴2012年6月1日至2012年12月31日期间及2014年1月1日至2014年7月31日期间及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7月31日期间的养老保险,具体缴费金额由社保经办机构核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