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引号
题材分类 经典案例
发布机构 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发布时间 2020-04-22
文号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罗某与南充某劳务派遣公司、四川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工伤争议案

2020-04-22 09:11 点击:

2016年11月罗某与南充某劳务派遣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未买社保),约定工资3150元/月。后罗某被派遣至四川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工作,2017年7月6日工作时受伤,后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南充市中心医院进行治疗。南充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8年7月6日认定罗某所受伤害为工伤。南充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于2018年12月30日作出劳动能力鉴定,罗某被鉴定为七级伤残。罗某受伤后,南充某劳务派遣公司拒不支付其相应的工伤待遇,于是罗某依法提起仲裁,请求南充某劳务派遣公司向其支付因工伤产生的医疗费18766.79元、护理费1865.89元、伙食补助费650元、营养费650元、交通费500元、停工留薪期工资37800元、一次性伤残补助金40950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11618元、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42930元,合计:255727.68元。

本委经审理查明:罗某系南充某劳务派遣公司单位员工,南充某劳务派遣公司将罗某派遣至四川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处从事库工工作,工资标准为3150元/月,由南充某劳务派遣公司委托四川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进行发放。2017年7月6日早上10点左右,罗某在四川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三车间投料罐进行投料作业时,左眼不慎被刀片划伤,先后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南充市中心医院进行治疗,共计住院12天,住院期间由罗某家属进行护理,四川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为罗某支付的医疗费。2018年7月6日,经南充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罗某受到的事故为工伤。2018年12月30日,经南充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将罗某的伤残情况鉴定为七级伤残。

本委另查明:2017年1月1日,南充某劳务派遣公司与四川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签订了一份书面劳务派遣协议,双方存在劳务派遣合作关系。南充某劳务派遣公司认为双方签订的协议存在违法约定,于2017年9月26日作出了关于重签或补签劳务派遣协议的告知函,并对四川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进行了送达,双方并未就变更后的协议达成一致意见。南充某劳务派遣公司也未向仲裁庭提交关于双方签订的劳务协议中止的证据。经仲裁委核实,南充某劳务派遣公司为罗某购买了商业保险,但未替罗某缴纳工伤保险。在罗某治疗出院后,南充某劳务派遣公司未要求罗某继续到四川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处工作,也未对罗某进行其他工作安排。

对于南充某劳务派遣公司与四川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之间签订的劳务派遣协议是否中止及是否存在违法约定情形的问题,南充某劳务派遣公司仅向本委提交了当时就变更与四川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签订的劳务派遣协议的关于重签或补签劳务派遣协议的告知函,双方并未达成一致变更协议。另在双方签订的协议中第13条中约定:“双方在履行本协议中发生争执时,应协商解决。解决不成,可向甲方所在地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该协议是否中止和是否存在违法情形应当经人民法院审理决定,本委认为该派遣协议在合同期内仍然有效。

在《劳动合同法》第五十九条:“劳务派遣单位派遣劳动者应当与接受以劳务派遣形式用工的单位(以下称用工单位)订立劳务派遣协议。劳务派遣协议应当约定派遣岗位和人员数量、派遣期限、劳动报酬和社会保险费的数额与支付方式以及违反协议的责任。”中明文规定了派遣单位与用工单位的义务,虽然南充某劳务派遣公司与四川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在签订的劳务派遣协议中第6条和第8.2.2条中就工伤保险的缴纳主体和费用支付主体进行了约定,即甲方(四川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应当向乙方(南充市某劳务有限公司)支付工伤保险费每人每月27元,由乙方代为缴纳。乙方负责为员工办理入职、退工,员工档案管理,为派遣员工代缴工伤保险等事项。但根据《社会保险法》第五十九条第二款:“社会保险实行统一征收,实施步骤和具体办法由国务院规定”规定,即除有特别规定,工伤保险不能单独缴纳,因南充某劳务派遣公司与四川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未按照法律规定对社会保险缴纳主体和费用支付体进行明确约定,双方之间的义务不清晰,均未替罗某缴纳工伤保险,导致罗某在四川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处因工受伤后不能享受工伤保险待遇。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九十二条第二款:“劳务派遣单位、用工单位违反本法有关劳务派遣规定的,由劳动行政部门责令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以每人五千元以上一万元以下的标准处以罚款,对劳务派遣单位,吊销其劳务派遣业务经营许可证。用工单位给被派遣劳动者造成损害的,劳务派遣单位与用工单位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规定,南充某劳务派遣公司与四川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应当就罗某的工伤事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因南充某劳务派遣公司与四川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未依法为罗某缴纳工伤保险,根据《社会保险法》第四十一条:“职工所在用人单位未依法缴纳工伤保险费,发生工伤事故的,由用人单位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规定,南充某劳务派遣公司与四川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不仅应当承担《社会保险法》第三十九条规定的由用人单位支付的费用,还应向罗某支付《社会保险法》第三十八条规定的应当由工伤保险基金应支付的费用,具体支付费用如下:

一、伙食补助费。根据《南充市人民政府关于贯彻实施<工伤保险条例>的意见》第二条第三款的规定:“工伤人员在统筹地区内住院治疗工伤期间,每天给予10元伙食补助费。到统筹地区外住院治疗工伤期间每天给予15元伙食补助费。”罗某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住院治疗6天,在南充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6天,南充某劳务派遣公司与四川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应当向罗某支付伙食补助费150元(10×6+15×6)。

二、停工留薪期工资。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三条第一款规定:“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需要暂停工作接受工伤医疗的,在停工留薪期内,原工资福利待遇不变,由所在单位按月支付。”因罗某的受伤部位严重,受伤后近期的生活和工作会受一定影响,结合罗某的伤残等级,酌定罗某的停工留薪期为6个月,南充某劳务派遣公司与四川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应当向罗某支付停工留薪期工资18900元(6×3150)。

三、护理费。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三条第三款:“生活不能自理的工伤职工在停工留薪期需要护理的,由所在单位负责。”的规定,南充某劳务派遣公司和四川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对罗某负有护理义务,但实际上罗某住院期间由其家属进行护理,南充某劳务派遣公司应当向罗某支付住院期间的护理费,支付标准酌定按照司法实践中采用的120元/天的标准,故南充某劳务派遣公司与四川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应当向罗某支付护理费1440元(120×12)。

四、一次性伤残补助金。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七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七级伤残为13个月的本人工资,罗某的月工资标准为3150元/月,南充某劳务派遣公司应当向罗某支付停工留薪期工资40950元(13×3150),因罗某仅请求37800元,对多余部分视为自动放弃,本委仅支持罗某请求的37800元。

五、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根据《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贯彻<工伤保险条例>的实施意见》第八条第二款规定,职工因工致残被鉴定为7-10级伤残,劳动合同期满终止,或职工本人提出解除劳动合同,由用人单位支付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伤残就业补助金。其标准以统筹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为基数计算: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合并计算,标准七级伤残36个月。对罗某与南充某劳务派遣公司劳动关系的解除时间,本委认为,在罗某治疗出院后,南充某劳务派遣公司未要求罗某继续到四川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处工作,也未对罗某进行其他的工作安排。本委视为双方劳动关系在停工留薪期满后自然解除,解除时间为2018年1月6日。南充市2017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为4293元,故南充某劳务派遣公司与四川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应当向罗某支付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合计154548元(36×4293)。

对罗某请求的医疗费。因四川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已经就罗某受伤产生的医疗费进行了支付,罗某实际上并未垫付任何医疗费,故对罗某主张的医疗费请求依法予以驳回。

对罗某请求的营养费。因工伤保险待遇中对营养费无相关规定,故对罗某主张的营养费请求依法予以驳回。

对罗某请求的交通费。因缺乏正规票据证明具体金额,故对罗某主张的交通费请求依法予以驳回。以上费用共计211398元,由南充某劳务派遣公司与四川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向罗某支付。

经调解,双方未达成协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工伤保险条例》、《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贯彻实施国务院关于修改<工伤保险条例>决定的通知》、《南充市人民政府关于贯彻实施<工伤保险条例>的意见》的有关规定,现裁决如下:

一、由南充某劳务派遣公司与四川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向罗某支付伙食补助费150元。

二、由南充某劳务派遣公司与四川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向罗某支付停工留薪期工资18900元。

三、由南充某劳务派遣公司与四川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向罗某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37800元。

四、由南充某劳务派遣公司与四川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四川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向罗某支付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合计154548元。

五、驳回罗某其他仲裁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