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引号
题材分类 经典案例
发布机构 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发布时间 2020-04-29
文号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张某与上海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劳动争议案

2020-04-29 16:09 点击:

张某于2018年8月进入上海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任南充分公司初级资信经理人,负责分公司客户资料收集维护,工作近10个月。2019年4月22日上海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未与员工协商,单方面口头通知解散,未告知解散原因与赔偿事宜。为维护自身权益,现依法提起劳动仲裁,请求裁决上海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向张某支付经济补偿8000元。  

本委经审理查明:张某于2018年8月1日进入上海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处工作,在上海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任职初级资信经理人,入职时上海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与张某签订了一份非全日制劳动合同,建立了非全日劳动关系。2018年11月1日双方签订一份为期三年的全日制劳动合同。在2018年8月至2018年10月期间,上海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通过财付通支付科技有限公司代发工资方式向张某发放工资,2018年10月后,通过上海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账户向张某发放工资。2019年4月22日,上海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人事部工作人员口头通知包含张某在内的员工关于分公司解散事宜,告知张某从2019年4月23日开始不用再到公司上班了,次日张某便未到南充分公司继续上班,上海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未提出与张某解除劳动合同关系。  

对张某提出的要求上海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支付经济补偿8000元的请求(按照12个月平均工资×(N+1)赔偿,N为年限)。上海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未到庭对该项请求的事实理由进行答辩和举证。本委认为,该请求实际上为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与未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劳动者本人解除劳动合同额外支付劳动者的一个月工资。上海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在口头告知张某解散南充分公司后,没有以书面形式提出与张某解除劳动合同,也未对张某进行其他安排,导致劳动合同在客观上无法继续履行,本委视为该行为为上海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单方提出解除与张某之间的劳动关系,该情形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劳动者本人或者额外支付劳动者一个月工资后,可以解除劳动合同:……(三)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劳动合同无法履行,经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未能就变更劳动合同内容达成协议的。”的规定,因上海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未提前一个月以书面形式告知张某解除劳动合同,故应当向张某额外支付一个月工资,支付标准按照上海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与张某解除劳动合同的张某前十二个月平均工资进行支付,根据张某的银行流水显示其月平均工资为2706.12元,上海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应当向张某额外支付2706.12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三)用人单位依照本法第四十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和第四十七条:“经济补偿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六个月以上不满一年的,按一年计算;不满六个月的,向劳动者支付半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劳动者月工资高于用人单位所在直辖市、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公布的本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三倍的,向其支付经济补偿的标准按职工月平均工资三倍的数额支付,向其支付经济补偿的年限最高不超过十二年。本条所称月工资是指劳动者在劳动合同解除或者终止前十二个月的平均工资。”的规定,上海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应当向张某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因张某2018年8月至2018年10月期间与上海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建立的是非全日制劳动关系,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七十一条:“非全日制用工双方当事人任何一方都可以随时通知对方终止用工。终止用工,用人单位不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的规定,2018年8月至2018年10月不计入经济补偿计算期间,张某与上海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劳动关系存续时间不足半年,对经济补偿的年限按半年进行计算。根据张某的银行流水显示其月平均工资为2706.12元,上海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应当向张某支付经济补偿1353.06元(2706.12×0.5)。  

因上海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三十六条第二款:“上海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收到书面通知,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或者未经仲裁庭同意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裁决。”的规定,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第七十一条的有关规定,现裁决如下:  

  1. 裁决上海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在本裁决书生效十日内向张某额外支付一个月工资2706.12元。

  2. 裁决上海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在本裁决书生效十日内向张某支付经济补偿1353.06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