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引号
题材分类 经典案例
发布机构 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发布时间 2020-05-26
文号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李某与南充市某园林工程有限公司劳动纠纷案

2020-05-26 10:20 点击:

李某于2004年2月14日正式进入(2004年5月试用期结束)南充市某园林工程有限公司上班,担任会计一职。2004年6月至2007年12月未签订劳动合同,到2008年1月才正式签订劳动合同。2004年至2009年12月公司未为李某缴纳养老保险。2004年2月至2019年2月期间,李某曾任会计、办公室主任、市场总经理职务。后来由于公司外部债务导致无法支付2017年1-12月、2018年1-12月、2019年1月至5月的养老保险及医疗保险。2018年1-12月、2019年1月的工资。2019年3月公司总经理彭嵘以公司无事可做为由口头要求李某离开公司。基于以上事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的相关规定,李某依法提起劳动仲裁,请求裁决:一、南充市某园林工程有限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的赔偿金5000×15×2=150000元;二、南充市某园林工程有限公司支付拖欠的2018年1月至11月的工资共计54656.24元、2019年1月工资5200元;三、南充市某园林工程有限公司支付拖欠工资的额外50%的赔偿金59856.24×50%=29928.12元;四、南充市某园林工程有限公司补偿2004年6月到2009年12月的社保12140元;五、南充市某园林工程有限公司补偿2004年6月到2007年12月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7000+12600+13200+15600)×2=96800元;南充市某园林工程有限公司支付2017年度投标提成费用4650元。

本委经审理查明:李某从2004年开始在南充市某园林工程有限公司工作,先后担任会计、办公室主任、市场总经理一职。双方于2008年1月1日签订了一份书面劳动合同,劳动合同的期限为2008年1月11日起至2012年1月10日止。双方于2015年3月1日签订了另一份书面劳动合同,劳动合同的期限为2015年3月1日至2020年2月28日。公司从2010年1月开始为李某缴纳社会保险,公司在李某的工资中未扣除相应社会保险个人应承担部分。李某的工资由基本工资、绩效工资、补贴三部分组成。基本工资为基础工资770元、工龄工资每年50元(累计计算),绩效工资为职务工资1200元、级别工资以500元为基础每增加一年工龄增加级别工资50元,补贴为保密费200元、电话费150元、交通费200元(满勤)、误餐补助每出勤天15元、证书补贴400元。从2017年开始,公司出现经营问题,无法正常发放员工工资,并开始欠缴员工的社会保险。2018年2月在公司一次性发放李某2017年度的工资后,便一直以经营困难为由欠发了李某的工资。从2019年1月开始,公司安排李某待岗休假,并于2019年4月8日与李某进行了工作交接。李某于2019年5月30日在公司进行了安考C证的手续转移工作。

本委认为,本案中,南充市某园林工程有限公司认为根据李某的社保缴费情况,公司并没有解除劳动合同关系,而李某认为从2019年1月公司安排李某待岗后双方就已经解除了劳动关系。事实上,由于公司经营困难,长期拖欠李某工资,出于自身需要安排李某待岗,并在2019年4月8日与李某办理了工作交接手续,李某便到其它公司工作,而公司在李某办理工作交接手续后未要求李某继续在公司工作,也未正常发放或者计算过李某的工资,可见申请双方存在默认解除劳动合同关系的合议,故在该情形下,本委视为2019年4月8日经南充市某园林工程有限公司提出且经双方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关系。至于李某的安考C证和社保转移问题,应当视为双方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后办理离职手续的后续工作事宜。另外,公司认为在缴纳李某的社保时未扣除李某的社保个人应缴纳部分,李某应当将些款项支付给公司,实际上,从经公司领导签字确认的工资表上可以看出公司长期以来都没有扣除员工的社保个人应缴纳部分,而社保的缴纳本身是由公司进行代扣代缴,说明长期以来公司是认可不对李某的社保进行代扣代缴而公司全额缴纳一事,因此本委视为公司将李某的社保个人应缴纳部分,默认作为员工的福利待遇支付给了员工,故对于该款项李某不应当进行返还。

本案中,申请双方劳动合同关系的解除情形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第(二)项:“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二)用人单位依照本法第三十六条规定向劳动者提出解除劳动合同并与劳动者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的;”规定的用人单位应支付经济补偿的情形,故南充市某园林工程有限公司应向李某支付经济补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经济补偿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六个月以上不满一年的,按一年计算;不满六个月的,向劳动者支付半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本条所称月工资是指劳动者在劳动合同解除或者终止前十二个月的平均工资。”的规定,由于申请双方均无法举证证明李某的入职时间,故本委参照李某提交的工资表等证据,以最早显示李某工资的时间作为李某的入职时间即2004年8月为李某的入职时间。因公司未举证证明李某离职前的工资情况,本委结合李某的工资结构以及李某的仲裁申请,支持李某离职前12个月的工资计算标准即5000元/月。李某在公司的工作时间为2004年8月至2019年4月,故公司应向支付15个月的经济补偿。综上,南充市某园林工程有限公司应向李某支付经济补偿共计75000元(15×5000)。

本案中,有证据表明2018年2月李某在领取2017年度的工资后,公司未向李某发放过工资,而公司并未就是否已支付李某2018年以后的工资以及详细的数额进行说明。根据《四川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证据规则》第八条:“因用人单位作出除名、辞退、解除或终止劳动(聘用)合同、支付劳动报酬、计算劳动者工作年限等决定而发生劳动人事争议的,由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的规定,因公司未能举证证明李某2018年1月-11月、2019年1月的工资发放情况以及工资数额情况,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因此本委支持李某要求公司支付2018年1月-11月、2019年1月工资的主张,故公司应向李某支付2018年1月-11月的工资54656.24元、2019年1月的工资5200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五条:“用人单位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劳动行政部门责令限期支付劳动报酬、加班费或者经济补偿;劳动报酬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应当支付其差额部分;逾期不支付的,责令用人单位按应付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百分之一百以下的标准向劳动者加付赔偿金:(一)未按照劳动合同的约定或者国家规定及时足额支付劳动者劳动报酬的;(二)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支付劳动者工资的;(三)安排加班不支付加班费的;(四)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未依照本法规定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的。”规定,加付拖欠工资的赔偿金的前提是对于拖欠工资的问题已经经由劳动行政部门限期整改而仍未履行。现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拖欠工资的问题已经经由劳动行政部门进行处理,故对李某要求南充市某园林工程有限公司支付拖欠工资50%的赔偿金的请求,本委不予支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二条“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和《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第六条:“社会保险费实行三项社会保险费集中、统一征收。”的规定,社会保险为国家强制性参保,强制性缴纳,参加社会保险是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履行的法定义务,社会保险费的缴纳无论是用人单位还是个人缴纳部分,都是由国家强制性统一征收后进行统筹安排,并不能按未征缴金额偿还给个人,并且李某2009年12月及以前的社会保险显示已缴纳状态,该缴纳社保缴费是由公司承担或者由个人承担的并不清楚,故对于李某要求南充市某园林工程有限公司补偿2004年6月至2009年12月的社保的请求,本委不予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的施行日期为2008年1月1日起,对于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中有相应条款进行规定,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施行之前未见有相关法律法规对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进行明确,故对于李某要求南充市某园林工程有限公司支付2004年6月至2007年12月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的请求,本委不予支持。

根据《四川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证据规则》第四条:“发生劳动人事争议,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与争议事项有关的证据属于用人单位掌握管理的,用人单位应当提供;用人单位不提供的,应当承担不利后果。”的规定,李某主张2017年的投标提成,但从公司制定的薪酬方案来看,其工资结构中并未有投标提成这一项,另外李某提交的2017年个人提成表上也未有相关人员的核准签字,并且无其它证据相互印证,李某提交的涉及2017年度提成的证据不足,故本委对李某要求南充市某园林工程有限公司支付2017年度投标提成费用4650元的请求,本委不予支持。

经本委组织调解,双方未达成一致意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六条、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第八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六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八十五条,《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第六条,《四川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证据规则》第四条、第八条等相关法律法规以及相关规章制度的有关规定,裁决如下:

一、在本裁决书生效后十日内,南充市某园林工程有限公司向李某支付经济补偿75000元;

二、在本裁决书生效后十日内,南充市某园林工程有限公司向李某支付2018年1月-11月的工资54656.24元、2019年1月的工资5200元;

三、驳回李某的其他仲裁请求。